宁波市基督教百年堂
Centennial Church 73rd
基督教百年堂 73rd
参与服侍 联系我们 爱心代祷

【香草台见证】我是最有福的人(上)

2021年09月04日

信主十多年来,天父给我的恩典实在是太多了,三天三夜也说不尽!

播音:波儿

撰稿:奉之、小雪



今年78岁的张老姐妹,热心教会探访工作,用yesu的爱去爱那些身患重病的人,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在宁波的各大医院、周边的农村教会……都留下了她的脚踪,大家都亲切地叫她“张阿姨”。

 

近日我们约访张阿姨,刚坐下,她就小心翼翼地从包里拿出一本《圣经》,翻开第一页,只见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“2008年7月27日受洗”几个大字。她说这样就不会忘记,还可以传给子孙后代。

 

当问她怎么会信yesu时,张阿姨打开了话匣子、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……


微信图片_20210903094940.jpg

 

我是鄞州区横溪大岙人,当年丈夫离开世界后,我悲痛、伤心,整天在家看电视,电视里哭我也哭,电视里笑我也笑,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天又一天。

 

这时有热心人来给我传fuyin,都被我骂了出去,也有人来叫我去拜佛的,因我的母亲是信佛的。

 

这时,我感到自己这样下去的确不是办法,况且丈夫在生病时已耗尽了家里的积蓄。

 

为了生计,我决定岀去赚钱。我就对他们说:谁给我钱赚我就跟他信。

 

丈夫生前的一位好友介绍我到下应一个工地烧饭做杂活。

 

一天,有亲戚来探望,见我又黑又瘦,工资又低,就介绍我到医院做护工,工资还多了一倍,我很开心。


t0148945a02758e2c16.jpg

 

在医院里,我服侍病人比较细心尽责,得到了医生的肯定、病人的喜爱,慢慢地,来聘请我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

现在看来,神早已预备下机缘与巧合:我服侍病人的病房中,有个病人的陪护引起了我的注意,这个陪护是下了班来照顾病人的,显然不专业,经常被病人埋怨这不好那不好,但是那个陪护总是笑眯眯的,也不发脾气。

 

我看在眼里,心里嘀咕,一天忍不住对这位好脾气的陪护说:“你明天就别来了,生病了还这么难弄。”

 

她说:“我们是姐妹。”我问她,“那你是姐姐还是妹妹?”她说:“我们是yesu姐妹”。

 

我大为惊奇,信yesu的人这么好啊!从那时开始,我对jidu教的认识有了改变。 

 

有一天这位病人要上厕所,我帮忙把她从床上扶起来,伤口一点也不疼,她很赏识我,就问我:“你会做月嫂吗?”

 

我说:“我当然会做的!”

 

于是,她就把即将临产的表妹介绍给我。

 

冥冥之中,神早已安排,这家人孩子的姥姥是信yesu的,常住在女儿家,有空时常给我讲yesu的故事,我非常爱听,常常听得入迷,总是觉得听不够。

 

fuyin的种子就这样在我心中渐渐地发芽。 


微信图片_20210903095027.jpg

 

由于我护理有经验又勤快,深得主人家的喜爱,满月后,他们非要我留下来继续照顾孩子。

 

一天,我请假去亲戚家奔丧,坐公交回来的路上,车上喇叭刚报完站,行驶还不到100米的距离,我不由自主地说:“你要信yesu!你要信yesu!”

 

我看看前后左右没人在说,原来是我自己在说,我只觉得全身和脸热得发烫。口里却不停地说、想捂也捂不住。

 

到了主人家,我马上同孩子妈妈说我要信yesu。他们全家都欢喜快乐。

 

孩子姥姥是集士港人,第二天刚好教会开培灵会,她就开车带着我去集士港jiao会。

 

第一次进jiao会,弟兄姐妹不仅热情接待我,还特意为我流泪祷告。

 

jidu的爱使我深受感动。信yesu果真好!jiao会的牧师为我做了接受祷告。

 

姐妹们很羡慕我,都说你真有福,你是捧着糖罐子信yesu的,不像别人患难、疾病临到才来信yesu。我非常珍惜白白得到的宝贝。 

 

我每星期抱着孩子,跟着孩子的姥姥到百年堂做礼拜。

 

冬梅姐妹给我一张写有主祷文的纸条,读一遍给我听,真是奇妙,不识字的我竟然能念下来!

 

由于孩子的奶奶是信佛的,不让我抱孩子去做礼拜,说是公共场所不卫生。

 

我觉得受到了拦阻,同时觉得抱着孩子听道也不太方便,并且听得一知半解。我要专心侍奉主,我就打算辞职,孩子的父母不同意。

 

但我去意已决,shen就做大事。

 

一天早上起来,我正在准备早餐,好端端地一下子眼冒金星,在老家体检又查岀高血压。

 

我以身体不好为由再次向主人家提出辞职请求。

 

孩子的父母早已把我看作是家庭中的一员,不但给我治病而且还愿意为我养老送终,让我安心住在这里。我就动之以情、晓之以理说服了主人家。

 

从此我走上了侍奉主的道路。


微信图片_20210903095006.jpg

 

慕道两年,在百年堂受洗,归在主的名下,成为一个真正的jidu徒。

 

不会祷告,我向主祈求,不识字参加百年堂识字班。

 

一次在团契聚会,组长布置作业要求下礼拜每人要朗读一篇《诗篇》。我不理解“朗读”是什么意思,以为是背诵。

 

回家想找一篇容易记的,把《诗篇》从头翻到尾,自认为能记的,可又不认识字,我一遍遍反复问外孙女,总是记不住。

 

眼看日子渐渐临近,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经文,我天天流泪向主祷告:“主啊!只有你能帮我这个不识字的老太婆,求你不要让我在众人面前出丑。”

 

直到聚会当天在祷告时,神向我说117,我赶紧拿来《圣经》,翻到第117篇,感谢主,这是《诗篇》中最短的一篇。

 

聚会开始有两人站起来读《诗篇》,这时才明白“朗诵”的意思。

 

我生怕第117篇被人抢读,赶紧起来说:“我来背第117篇”。

 

姐妹们故意跟我开玩笑是第119篇,我非常自豪地说,这是我刚从主yesu那里讨来的。

 

渐渐地,我学会了事无巨细都到耶稣座前求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903094959.jpg 


一次团契里一位外地弟兄,因婆媳关系不好,非常苦恼,我去做劝慰的工作,心一急崴了脚,一瘸一拐的。

 

在回家的路上,我一路祷告,神就用独特的方法启示我“盐水泡泡”,我一点也不疑惑,到家马上用盐水泡脚,第二天果然症状消失不疼了。

 

还有一次,由于探访工作忙,临近过年只有十来天,我约了姐妹一起去买菜,下公交车时闪了腰,走路像个“唐老鸭”,我向主求:“主啊,求你用你的方法医治我。”主果然向我说话:“用电风机吹。”

 

主知道我的缺乏,总是把简单、有效的方法给我。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甘甜。我们的父神没有一样不应允我的。

 

我住在女儿家,因房子小、不够4人居住,我祷告常常要影响外孙女做作业。我准备回乡下老家居住,礼拜天再坐公交车来百年堂做礼拜。

 

女儿不肯,准备将房子换大点。由于女儿家经济也不宽裕,只能先将住的房子卖掉再买新的。

 

卖房广告登岀后,不到三天就把房子卖了。

 

经过商量,买主同意延长三个月交付。

 

接下来我们娘俩每天奔波在看房的路上,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 ,眼看着日子一天天临近,我心急如焚,抱着被子当作yesu的脚,天天祷告交托。

 

有一套公寓式的房子我们虽不太满意,但没办法准备先买下、以后再换合适的,不料第二天卖主不卖了。

 

我们全家已打算住回到农村老家去。

 

这时中介又叫我们去看房,我们也没抱太大希望,只叫我女婿去看。

 

不大一会儿功夫,女婿兴高采烈回来了,对我说“妈,房子很好,我已经买好了。”无论价格、位置和楼层我们全家都很满意,还不用装修,可以直接住进去。

 

感谢主!主的安排超过我们的所求所想。

 

微信图片_20210903095013.jpg

 

灵程路上,我万事求告shen、亲近shen,我们的父shen真是又真又活的shen。

 

我常常为我的儿女们祷告,甚至付上禁食祷告的代价。

 

最让我担心牵挂的还是我开岀租车的女婿。

 

晚上出门我就一直为他祷告:“求zhu保守他一路平安,也不要让他捡到钱财,免得他起贪心得罪你……”主看顾保守他,哪怕是捡到钱物,他也总是归还失主。

 

2013年受“菲特”台风影响,宁波城乡受灾严重,道路被淹。我女婿与其他两辆车载客一同去五乡。

 

早上回来一进门就高兴地说:“今天运气真好,我们三个在一小弄堂水深处车开不出来,一个修掉7000元、一个修掉4000元,而我却安然无恙。”

 

我女儿马上接口说:“还不是妈妈天天在为你祷告,天父在保护你,难道你的车会飞?!”

 

微信图片_20210903094951.jpg

 

神说:“因为他专心爱我,我就要搭救他,因为他知道我的名,我要把他安置在高处。”(诗91:14)

 

十多年来,患难从未临到过我,天父给我的恩典实在是太多了,三天三夜也说不尽!          

 

(未完待续)        

 


牧者说:

亲爱的弟兄姐妹、读者朋友,

当你读完这个见证,你可能很诧异,这位姐妹信主后,至今未再经历患难!

其实,生活的难处怎么可能没有呢?

就像生活中有四季,有阴晴。

变化的,只是人的心。

神已经在她的心眼上,戴上了滤镜,以至于,

她只看见了恩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