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波市基督教百年堂
Centennial Church 73rd
基督教百年堂 73rd
参与服侍 联系我们 爱心代祷

【香草台见证】一条被叫停的待发短信

2021年10月09日

“我岂没有吩咐你吗?你当刚强壮胆!不要惧怕,也不要惊惶,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, 耶和华你的 神必与你同在。(书 1:9)”

播音:Maria姐妹

撰写:Sarah姐妹


A是我的一位病人,因为反复的消化道不适症状在我这里就诊,做了相应的检查以后并没有发现导致她不适的器质性疾病,所以我问了她是不是心情不好。结果话一出口,她居然泪崩了。


她爸爸去世早,妈妈患癌症之后进行了手术和放化疗,治疗导致心脏受损,常年服药。她结婚后,生了个儿子,养到5岁感觉孩子行为有点异常,四处求诊后发现孩子有先天性疾病,需要终身服药才能维持基本正常,而且药费高昂。丈夫得知此消息后,默默消失了,剩下她独自面对着一老一小两个病人。


微信图片_20211008102127.jpg


在崩溃了一天之后,A振作起来,为了妈妈和孩子,她拼了。


她在我们这个城市找了一份她并不喜欢但是收入相对较高的工作,另外还做了一份兼职。妈妈虽然体弱,但每天坚持拖着病体烧饭、做家务,并一直保持微笑,鼓励她和孩子,说:“多难都能过去,只要不失掉信心。”


听完她的讲述,我挺感动的,我问她:“你信上帝吗?” 她说:“信过。” 得知我是基督徒后,她想要加我微信。一般这种要求会被作为医生的我们婉拒的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加了她。可能那句“信过”让我想再试一下,能不能把她拉回到上帝面前。


一天晚上十点多,她忽然打了我的微信语音通话,在此之前她从没给我发过消息打扰我,我觉得她应该是有急事,就接了。


电话那头她在哭: “Sarah, 我不知道怎么办,对不起!妈妈她不能呼吸了,她在吐血,我该怎么办?”


我一听就急了,这八成是心衰发了。


“打120送急诊室啊!”


“我不敢…”


“啊?你不敢是什么意思?”


“我怕我钱不够,我不知道需要多少钱…”


“这个先不去考虑,赶紧送急诊室,医生不会因为你没钱就不救你妈妈的,放心好了!钱可以慢慢凑,妈妈的命拖拖就没了!”


在我的催促下她打了120,送她妈进了急诊室,果然是急性心衰。急诊医生建议住院,可是她钱不够,请医生在急诊室为她妈妈治疗。然后她开始向所有人请求借钱,承诺大家她会慢慢还给大家……


微信图片_20211008102135.jpg


一周后,她妈妈终于出了急诊室,回家了。然后她花了很长时间慢慢还掉了欠的钱。这是她第一次为她妈妈进急诊室筹钱。


一年后,她在另外一个城市找了另一份工作,那份工作的保险能部分覆盖她儿子的医疗费,所以她搬走了。临走前,她给我发消息感谢我对她和家人的帮助。


此后,能零零星星看到她发朋友圈,记录着她在那座城市里的生活和辛苦,但她们脸上依然有笑容。她妈妈虽然瘦得厉害,但精神看起来还可以。孩子明显长高了。她也越发瘦了,脸色一如既往地不好。


几个月后,看到她又在朋友圈上筹钱,私信问了一下,她妈妈感冒以后诱发了心衰,又进了急诊室,情况比上次还差。所以她又开始了她筹钱治病的过程。在好心人的资助和医院的救治下,十几天后,她妈妈终于又从死神那里逃离,回到了她身边。就像她朋友圈里发的那样,妈妈是她的精神支柱,无论生活有多难,妈妈始终都怀着活下去的勇气。


微信图片_20211008102123.jpg


过年的时候,她给我发消息,感谢我对她们的帮助和关心,我也祝他们娘仨生活愉快。但我也知道,她妈妈的健康状况,就像深秋里一片摇摇欲坠的黄叶,一阵冷风,随时会从树枝上掉落。


果然,就在上个月的某日,她妈妈昏迷了,这次直接进了重症监护病房(ICU)。ICU的医生对她说,情况非常不乐观。治疗费用预估5000 元/天。照片上,她妈妈瘦到只剩皮包着骨头,惨白的脸上,深深凹进的眼眶,眼睛闭着,像已经死去一样。情况真的非常的不好。但她,执着地,第三次开始为她的妈妈筹钱治病。


中国有句老话叫“事不过三”。如果说,第一次筹钱,给我的感觉是可怜;第二次筹钱,给我的感觉是感动;那第三次,给我的感觉是什么呢?实话实说,是厌倦。怎么又来了?况且,她妈妈的这个身体状况,就算是这次能熬过去,出院了,能扛几天?估计很快又要不行。ICU费用这么高,就算是她朋友多,好心人多, 这样的无底洞,哪里填得满?


应该有人告诉她:适可而止吧!奇迹不会再发生的,以我多年从医的经验,你妈妈这次是过不去的,别浪费大家的钱和医疗资源了!我开始编辑消息,想要力劝她放弃。总需要有人劝劝她,也许她也不想继续了,只是没有人给她找个台阶下,我想就让我来做这个台阶吧!


这时,忽然,脑海里有个强烈的感动,我需要先读一会儿《圣经》,祷告一下,然后再发这个消息。


微信图片_20211008102047.jpg


我忍耐着读了一段经文,然后开始祷告。一开口祷告,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开始毫不客气地批评我:“你是谁?谁让你去做大法官评判别人呢?那是她的妈妈,她难道不知道她妈妈这次情况非常差吗?她难道就不知道她可能凑不够钱给她妈妈在ICU治疗下去吗?如果 主觉得可以接走她妈妈了,难道 主不会挑选祂认为合适的时机做这件事吗?这个“主”,难道要你来做吗?她难道需要你去教训她吗?她现在需要听到别人对她的指教吗?她现在最需要的是爱和支持!你有爱吗?你打算发给她的这条消息,有温度吗?这是一条冷冰冰的消息!世界对她而言,已经够冷了,她不需要一条冷冰冰的消息。如果你觉得你愿意,你就资助她一点;如果你觉得你不想再理她了,你就当作什么也没看见好了。”


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冷漠,我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制高点上去评判别人。是啊,是谁给我权利去做这个大法官呢?大法官只有一个,那就是我们的 上帝。


我惭愧了,继续祷告求问圣灵:“那我应该给她发一条什么消息,才不是冷冰冰的呢?”


“ 神的话, 神的话带着大能!”


那么我该发哪句话给她合适呢?推己及人,我立时想起当年我妈妈做手术的时候,我一直反复在读《圣经》中的一句话,那句话给我力量。“我岂没有吩咐你吗?你当刚强壮胆!不要惧怕,也不要惊惶,因为你无论往哪里去, 耶和华你的 神必与你同在。(书 1:9)”  


于是我转给了她一些钱和这句经文。过了一会,她回消息说:“谢谢你发来的钱和消息,你无法想象这些话对我有多么重要!”


微信图片_20211008102131.jpg


半天之后,她妈妈去世了。


当我看到她妈妈去世的消息后,立刻跪倒在 神的脚前,我真的真的感激神阻止了我,让我没有把我原本想发出去的那条消息发出去,那条消息会给她带去多么大的伤害,而我自己必然也会感到何等的内疚!万事 神自有安排!


她说她妈妈回了天家,我想,在她妈妈生命的最后一程,她终于还是选择了再次相信吧?愿神能够保守A的心,让她重新认识 神,倚靠神,刚强壮胆,继续前行。


(本期见证由一粒麦子团契提供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 牧者说 


共情、同理心是人类关系的基础,

然而,从上帝而来的爱,

是维系关系的命脉。

前者是技巧,后者却是根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