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波市基督教百年堂
Centennial Church 73周年
基督教百年堂 71st
参与服侍 联系我们 爱心代祷

1948年5月,中华圣公会浙江教区鄞城牧区在宁波市大梁街动工兴建了一座新堂,定名为百年堂,以纪念英国圣公会Christian Missionary Society  传教士戈柏Colbald和禄赐Rusell两位宣教士在宁波开创传教工作一百年。 


破土礼由从上海圣公会聘来的徐台扬牧师主持,有多名英籍男女传教士参与,场面隆重。 


L06百年堂奠基典礼(摄于1948年)前排左二:徐台扬牧师(百年堂第一任主任牧师);前排左三:崔志干牧师;前排左四Duddington(邓云腾)主教;前排左五:Curtis(高德斯)主教(时任圣公会浙江教区主教);前排左七顾定坤牧师;前排左八:李英绪牧师;前排左九朱培恩同工;后排左五:孙锦炜牧师;中间十字架左下方崔灵恩牧师s.jpg

百年堂第一任主任牧师许台扬,为百年堂的建立作出卓越贡献s.jpg


按当时是我国八年抗战胜利不久,民穷才尽,信徒四散。圣公会鄞城牧区董事会为纪念传教工作百年大庆,决定依赖自力建造一座宏伟教堂,勇气非小。因之徐台扬牧师与董事长黄光普先生挑此重任,压力巨大。徐牧师唯有风尘仆仆地穿梭于泸甬两地,向董事及信徒募捐。当时捐款以米(石)计算,一次好不容易募得十石二石,顷刻告罄,而下一阶段工程接踵而至,又须再次劝捐,每次总是等米下锅,其艰巨程度,实非后人所能想象!迄1949年5月宁波解放时,新堂尚是一个空壳,堂内地板,尚未铺就。新堂于次年才开始有成,由邓述堃会督祝圣,开始崇拜聚会。            


刚复堂时的教堂s.jpg

教堂内景s.jpg


1958年在大跃进形势下,教会实行联合礼拜,从此进入了宗派后时期,最后,百年堂成了市内唯一的保留堂。1966年7月9日,宁波市的“文化大革命”从百年堂打响。宗教作为“四旧”之一被横扫,教堂停止聚会。


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政府纠正了极左路线,“宗教信仰自由”政策得到重申。1979年4月8日主日,沉寂了13年的百年堂恢复礼拜,堂内重新响起了赞美的歌声。有幸得到消息,参加首次礼拜的大约200余名信徒,莫不惊喜交集、热泪盈眶地向主感谢赞美不已。百年堂成为“文革”后,全国首座恢复主日崇拜的教堂,成了中国教会复苏的初熟果子,享誉全国,曾被中央领导赞许为“迈出了果敢的一步”。这一步,在宁波是一小步,对全国,则是一大步!我们唯将荣耀和感谢归于全能的神,因为一切都是出于神!   


上世纪90年代,由于百年堂四周建造起不少高楼,地基变动,教堂深受损坏,堂委会即刻作出了原堂拆除重建的决定。事实上,在新的形势下,原有堂舍已不能满足发展的需要,于是将堂身加宽加长,升高至4楼,并建办公用房及附属用房。新堂于1996年6月26日举行隆重的落成感恩礼拜。            


新堂奠基s.jpg


尽管我们自己感到很软弱,慈爱的主还是如此恩待我们。此时此刻,缅怀前人艰苦创业历史,我们蒙恩儿女,自应进一步提高对福音事业的责任感与使命感,重新向主献上身心:同心合意兴旺福音,彼此相爱建设教会,合而为一高举基督,谦虚谨慎服务社会。            

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,千禧国度,万民奋进!